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征服武林](1.0-2.2)
[征服武林](1.0-2.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亚洲av av在线 欧美av av电影 av视频 成人av 日本av无码]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征服武林
 

 排版:zlyl
 字数:98310字
下载次数: 186



 


***********************************   作者语:终于写完了第一章,便花了一个礼拜的整修和补遗,中间还加了2 万多字的章节,另外完成了整修部份也有一万多字,只希望读者们喜欢也不另指 教的续看第二章。
 
  PS:光是排版就费了小老儿一个小时,各位读者们,该留个言回应吧? *********************************** 
              第一章身世之章
 
                 序
 
  秋风崖上,一个身着布衣长像英俊的青年人,正躺在红枫落叶满地的坡上, 这时,朝阳刚刚升起,那一阵阵的秋风也随之而来,那青年闭起了眼睛,忽然间 往事一段段的从心头窜起……
 
                (1)
 
  六年前、庐山石春镇,如意客栈。
 
  夜深月明,一个年约十八,背着剑英俊少年人走在客栈西院廊下,他的脸色 有些许的落寞和阴沉,尔时,他走到了一间客房门口,停下脚步,接着他听到了 一丝女人的低泣,于是他犹豫了一下便推门进去。
 
  那是一间明亮而简朴的房间,入门后一眼便可看透,年青人一入门,目光便 寻到了坐在床缘那正低头哭泣的姑娘,只见姑娘家年约二十,生如清艳如兰,仿 是画中仙女,异常美丽。
 
  少年缓缓的走来美姑娘前,他脸上略有愧色,口中欲言又止,然最后他还是 道:「萍……乾娘,子风来了,不知乾娘找子风有何事?」
 
  听闻少年询问,床沿低泣的美姑娘止去哭声,微抬玉首,一双美眸充满幽怨, 白净的玉脸上布满了泪痕,她看了少年一眼,突然间她起身一把扑入少年的怀中 道:「我不许你这样称呼我!」
 
  少年见状诺诺半响,却说不出话来,尔时,只见他一叹道:「萍姐,你现在 已是义父的未婚妻子,而且明天上山后便要成亲,我们不应如此。」
 
  少年话虽如此说,但他却没有推开怀中幽怨的美姑娘,但见这时美姑娘仰起 玉首道:「风弟,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也许我们现在还来的及,我们现在就走, 我们……」
 
  美姑娘话说自此,忽然少年猛然一个推开她道:「不,这事不行,义父他老 人家从小扶养我,他对我恩重如山,况且我寒子风乃正义之士,绝不可做这不仁 不义之事。」
 
  「风弟,你~」美姑娘看着少年,她微微怔了一下后拭去了眼泪,便向前道: 「风弟!你别骗自己,向问天的为人你还不明白吗?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只是把你 当成一把剑,一把他贯使的利剑,难道你知道?」
 
  沉静了半响,美姑娘见少年无言反悖,又上前温柔的握住他的手道:「风弟, 你不一直想要离开这种生活,我们可以……」
 
  少年一怔,他突然甩下她的双手,转身背对着她道:「不,就算是如此,我 还是不能背叛义父。」
 
  美姑娘见状,她怨道:「你……难道你不再喜欢我?难道这二个月来你对我 说的话都是假的?难道我寒霜仙子孟秋萍就这么不值得你寒子风来爱?难道…」, 她说到激动人也跟着退到床边哭泣道:「不,我不信,这不是真的!」
 
  美姑娘的声声哭泣,听进寒子风耳里,都像是一根根针不断的往他心里插, 抚然他知道,如果现在转身,他将永远狠不下心来,于是他止住了摇摇欲坠的身 子,用力吸了一口气冷道:「就当它是真的吧,乾娘如果没什么,子风要走了。」 
  寒子风未等孟秋萍便动身,然而走了两步只见孟秋萍突然止住哭道:「慢着!」 她看寒子风停住,便拭拭泪起身道:「好,我听你的,但在这之前,你可不可以 再抱我一次。」
 
  寒子风怩了一下,他这次没有拒绝,转身,只见孟秋萍缓缓的到进他的怀里, 他也一把使劲的拥紧她,像是要把她溶入自己的体内当中,然后…
 
  良久,寒子风呼出一口气松开了手,孟秋萍也缓缓的离开他的怀中。寒子风 低下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接着一个转身就要离去,突然就在此时二道劲风同时 点向他腰上的两处穴道,转眼间寒子风已被她点了麻穴。
 
  孟秋萍闩紧了门和窗,轻轻进入已放下幕帘的牙床前,看着寒子风开始解着 衣扣,寒子风躺在床上道:「萍姐,我们不能……」
 
  用一只手轻按他的嘴,孟秋萍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另一只手已将外衣解 掉,露出细白的膀子及水色的肚兜,接着她伸回他嘴上的的那只手,开始为寒子 风解衣,寒子风仍道:「萍姐,不能,你不是这样的女子。」
 
  「那我是什么样的女子?」孟秋萍口里问着,一双柔姨依然平静的为他宽衣, 直到寒子风身上只剩下唯一遮住下身的那东西的绵裤。这才将身子跨坐到寒子风 的身上。低下身子,孟秋萍的红唇在寒子风的唇上印了一下。
 
  对于孟秋萍的回问,寒子风没说话,因为他着实说不出来。她,孟秋萍,落 日山庄孟义的女儿,武林八仙子中的寒霜仙子,在两个月前仍是义父口中要暗中 灭绝的邪派据点中人,如今却转眼间纳入圣剑堡支流,变成了圣剑堡主的妻子, 她的身上充满了迷……突然间寒子风发现他对她一点也不了解。
 
  「唉!这个女人,可能是我这辈子注定要一生纠缠的女人。」给了一个深吻, 寒子风不再拒绝的回吻,直到唇儿分开,孟秋萍搂着他道:「风弟,女人是很善 变的,尤其当他深爱一个男人的时候。」
 
  起身将结在头上的钗给放在小嘴咬着,双手继续背到后面轻解着肚兜的带结, 接着,随着肚兜落下,那一双洁白中带点晕红的娇乳,转眼间落入了寒子风的眼 帘。
 
  看着寒子风发怩,孟秋萍把小嘴上的钗放置一旁,然后再次俯身下去次亲吻 着寒子风,这时寒子风道:「萍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孟秋萍边吻边道:「我不是说了,女人是善变的,然而在变心之前,虽不能 让男人爱她,也要将宝贵的身子给他。」
 
  孟秋萍说着,她小嘴儿便像雨点似的越吻越下,接着,她把寒子风身上唯一 的衣物给脱下,让寒子风那具半坚硬的龙根完全落入她的眼中。看着龙根孟秋萍 怔了一下,随后她便豉起勇气的用一双柔姨轻轻的握住它。
 
  当那手触碰到阳物时,寒子风突兀的哼了一声,接下来感觉到那孟秋萍的手 不继的柔抚并上下搓动。寒子风并非柳下惠,也绝非身体有缺陷,因此一经孟秋 萍抚动,龙根渐渐坚挺并露出红红的菇头。
 
  眼看着寒子风的龙根昂头扩首,孟秋萍不禁羞红了双颊,一双柔姨只感龙根 的火烫,一颗心也不断的快速跳动,忽然就在此时,寒子风道:「萍,解开我的 穴道。」
 
  孟秋萍抬头,她看到寒子风眼中已失去了原有的冷落,浮现出的是柔柔的爱, 于是她放开了握住龙根的双手,然后将自己剩下的丝质裘裤给除去,躺在寒子风 身侧,双手疾指,一把解开了寒子风的穴道道:「风,今晚上好好的爱我,那么 明天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穴道一解,寒子风将孟秋萍抱紧,然后不住的亲吻她的香唇。或许是许久的 爱意得到了回应,孟秋萍竟又忍不住低泣,然她的手已圈住寒子风的脖子,小樱 口已寻着了厚唇,然后孟秋萍暗吐着小丁香,两人尽情的拥吻。
 
  许久,寒子风的唇离开了诱红的香唇,他起身把孟秋萍白璧无瑕的身躯给看 了一遍,只见孟秋萍的身材玲珑有致,在粉白的玉颈下有着一双白里透红的娇乳, 接着寻着往下看,那小巧的脐眼衬着无一丝赘肉的小蛮腰,却让人更加心动。 
  寒子风的双眼越过了小腹,终于来到那女人最神秘之地,突然间他的双眼再 也移不开视线,只见小腹之下,那乌黑的芳草呈现柔顺的倒三角,而三角的顶端 是最神秘的两道粉丘,在粉丘之中夹着一颗粉红珍珠。
 
  「风,别看了,抱我」,伸出手,孟秋萍用那如明镜秋水的盼子看着寒子风, 回神,寒子风即又俯身而下给了她一个拥吻,接着在拥吻间他的一双手也随着到 处抚爱。
 
  受到了心上人的爱抚,孟秋萍开始感到阵阵的麻痒,尤其是寒子风的双手落 在她的娇乳上不断的抚摸,她的心就跳的异常快,而阵阵的麻痒又让她情难自禁 的哼出声来。
 
  「唔……风……好好的爱我」在孟秋萍的娇哼中,寒子风的唇儿离开了小嘴, 直接往下。接着他寻到了娇乳上的红梅,于是他毫不客气的含在嘴里舔弄,而一 只手也往下,轻轻的在脐眼上转了两圈,尔后便一游而下,直到乌黑毛发中的那 道河谷。
 
  娇嘤一声,感觉到重要之地被入侵的孟秋萍不禁轻夹粉腿,但她随即又松了 开让寒子风任意施为,只见寒子风一只手在已是湿润的河谷上轻柔慢抚接后更是 让两指轻轻的滑入,于是在寒子风的挑情之下,孟秋萍忍不住哼道:「唔……别 弄……好痒……唔唔……风……我受不了……快给我……我要……」
 
  抽出沾染淫液的手指,寒子风跪坐在孟秋萍的两腿之间,他拿过一旁的花枕, 垫在雪股之下,接着缓缓的撑开一双秀腿,只见那诱人的神秘之地,已是淫露满 谷。
 
  不迟疑,寒子风将龙根在谷间磨擦了几下,让龙根上的伞状菇头沾染了亮滑 的淫露,接着他便抵住河谷口,然后向前缓缓推进。
 
  「终于进来了」一根炙热的东西缓缓的花房,孟秋萍虽感觉疼痛,但她却很 幸然的迎接人生的第一次,她用婆裟的双眸,瞧着寒子风道:「风,我把身和心 都交给你了,也许将来我的身体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却会永远属于你。」 
  寒子风听着孟秋萍的告白,他将心中的感动化成了行动,他要用这个行动来 表示他同样的爱她,这时,缓进的龙根已顶住一物,寒子风微顿了一下,突然间 一个用力向前,龙根便突破了障碍进入花房深处。
 
  花苞初开,孟秋萍不禁一声闷哼,她半咬着下唇,脸色微白,看的寒子风有 些不忍的俯下身去,为她爱抚解痛道:「萍,很痛吗?」
 
  孟秋萍听闻爱郎的关心,她摇摇了头,然后道:「风,没关系,妾身不痛。」 寒子风见状,知道佳人的爱意,于是他开始轻轻的挺动,好让那初痛能快些过去。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后,孟秋萍的柳眉果然舒展了许多,而她的玉腿也缓缓的 勾在寒子风的股上,这时寒子风知道她已尝到甜果,便加了力道,在来往抽插间, 一道淫露不断的涌现滴在被褥上,孟秋萍双手紧抱着寒子风,小嘴吐着不清楚的 呢喃:「嗯……风……妾身不痛了……好美……快……唔……郎弄的好深……弄 妾身好美……」
 
  寒子风耳听孟秋萍的淫声荡语,龙根受着花房的紧缩,自然也是情欲高涨, 于是他加快了动作,次次都点到花房中的花心,这无疑增加了孟秋萍的酥麻,情 欲也来到了高点,她再高声浪语道:「啊……啊……风郎真会弄……哈啊……妾 身酥死了……快……妾身到了……啊啊啊……丢……丢给郎……啊啊啊~~」 
  孟秋萍一阵长啊,那腰身一弓,一双足勾紧,花房玉露狂泄,花心轻啜,这 时,受到花心轻啜,寒子风也到了顶峰,他哼了一声,一股元阳立即喷出,直落 花心上,而正在高潮中的孟秋萍,受到如此一激,又再次登上仙境,久久未平…… 
  东方初白,寒子风醒来,他静静看着怀中正熟睡的孟秋萍,忽然,一个带她 远走的想法在他心中形成,然后渐渐的占据他整个脑,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劲风 从窗而入,接着“夺”了一声,一把柳叶刀带着的方白绫插进牙床的墙上。 
  寒子风一惊,他看看仍熟睡的孟秋萍便将她的头移置香枕,起身把白绫解下 一看,只见白绫上写着:
 
  “字谕大哥父不刻便会到此,此间之事他已略晓一二,大哥请将二娘置下, 勿让弟为难,往间之事弟自会向父排解,请大哥快快离开。弟天青留”
 
  寒子风看的心里一寒,他望望孟秋萍,一时间千头万绪,突然间一阵敲门的 急声响起,只听:「大师兄,快快开门,我是少云呀,你快快走,师父已到客栈 门口,他很快就到。」
 
  只见这一阵敲门声,不但敲醒了寒子风,也敲醒着美梦中的孟秋萍,于是慌 忙中,寒子风疾指点昏了孟秋萍,他看了她一眼道:「萍妹,对不起!」,接后, 他迅速的起身穿上单薄的衣裤,才拿起挂剑,便听到一股沉稳的脚步声疾疾而来。 
  寒子风太熟悉那脚步身为何人所有,于是他拎起外衣便由侧窗翻跳出院然后 再一个飞跃跃上西院房顶,就在此时,身后忽然有人大喝一声道:「那里走!」, 接着只听“喝”地一声,一股强大的剑气即刻杀至。
 
  霎时,寒子风逃无可逃,他甩衣,转身抽剑想借势挡去剑气,然遗憾的是那 道剑气实在太强,强到就当剑气触碰到寒子风抽出销的半剑时,“当”的一声, 剑身突然应声而断,接着,寒子风只感胸前被重重一击,跟着口中吐出一道血箭, 然后随着剑气所刮出的瓦片飞砾,直飞出一丈之外。
 
  尔时,一阵风尘落地,几许人声及狗吠声随之而响,然后一道人影落下,只 见丈外屋砾瓦石碎落满地,人影看也不看随即将瓦砾中的寒子风背起,他仅自又 一个起落,瞬间已消失当场,只留那一地瓦砾和半只沾血的残剑。
 
  昱日,武林间发生了一件不算多大的大事,而这件事全是和响誉正道的武林 大派圣剑堡有关。
 
  事情是将嫁入圣剑堡为妾的寒霜仙子孟秋萍,昨夜在山下客栈中受一群蒙面 贼人窥伺,还好圣剑堡弟子闻迅即时赶到和贼人生死争斗,混乱中贼人受伤逃走, 圣剑堡的大弟子寒子风因而战亡。
 
  而此事经追查乃是魔教所为,因此,剑圣向问天及圣剑堡同声谴责魔教不守 五年前正邪两方互不侵犯之约,并与魔教势不两立。另寒子风堡内执行使及大弟 子职衔暂由二弟子向天青代理。
 
  圣剑堡事件的消息很快传遍高个武林,但大家都注意着魔教破坏约定的事, 却没人关心寒子风其人是谁,也少人为他而悲,事情过了不久,便如细尘化入风 卷中而渐渐被人遗忘了。
 
                (2)
 
  那是一间昏暗的暗室,除了满室的稻草外,中没有一张桌椅,但这对全身无 半点力气的寒子风来说,却是一个相当安全的地方。
 
  寒子风没有感到一丝的不舒服或痛,只是身弱如凡人生病一般,然而刚醒的 寒子风发现,这是相当不可能的事,因为受到向问天圣心剑气而不经脉尽断的人, 在这世上根本不存在。
 
  不过,惊呀之余,寒子风始试着用圣剑心诀运气,然而这一运功不由使他更 加的吃惊,原来寒子风运气检视的同时,初时发现了他体内已无半点真气,后来 又发觉丹田凭空多了一道亦阴亦阳,且不为己用的强大真气。
 
  这是怎么回事?寒子风不能解释这种奇怪现像。因此他只得试了又试,最后 他终究还是放弃了,而且他很快的开始思考自己身在何处及被谁所救。
 
  寒子风环故四周,但在黑暗不见五指的室内,又没有功力的辅助,根本看不 到什么东西,于是他试着用手去摸索,但却只能知道这是一间秘室,这样一直到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寒子风终于适应了室内的微薄光线,也隐隐约约的看出一 条人影坐在不远处。
 
  寒子风心道:「谁?」,他刚要开口说话,却被对方出奇不易的点了麻穴及 哑穴。这时,那人先是大声道:「哼!阁下这次派一个将死之人,以为老夫会上 当吗?」他话才说完,忽然门口传来冷哼之声,接着又有脚步离去的声音后,这 才走到了寒子风的面前盘坐下来。
 
  疾指一点,解开了寒子风的二穴,那人才道:「小子,你是谁,怎么会被带 到这?」
 
  刚才那人坐在寒子风身前时,寒子风才看清他是一个披头散发,身材和自己 差不多的五旬老者,因此寒子风尊称道:「晚辈寒子风,乃是圣剑堡执掌执事之 职……」寒子风刚经生死之关,对什么事有都有些看淡,便把事情都跟老者说了 一遍,最后还问老者的姓名。
 
  说也奇怪,老者好似也对他很信任,他道:「原来如此!唉!问世间情为何 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当年老夫也曾为情所困。」他说到这,话一转便道:「小 子,不知怎么地,我一见到你,就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不如你当我的徒弟如何?」 
  寒子风一听,先是一惊,本要推辞,然他在想想,自己可能已被义父去了身 份,那圣剑堡是万万回不去了,于是他便跪下向老者拜道:「弟子寒子风,拜见 师尊。」
 
  老者笑呵呵的将他扶起,然后他道:「很好,现在起我就叫你风儿」他话声 一顿便又说道:「风儿,为师问你,你是否感觉到你体内一道奇怪的真气?」 
  寒子风道:「是的,师父,徒儿刚才实在不明白,因为这道真气太过异常了, 它不但阴阳并存,而且不为己身所用,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者道:「哦,这个待会再说,风儿,你先告诉我,你体内的那两股真气如 何,是否能推的动它?」
 
  寒子风摇了摇头道:「刚才徒儿刚才己催动过口诀试过了,却不能推动它半 分,而且就连自已的真气都荡然无存。」
 
  老者顿了一会,他道:「好!我现在再给你一点真气,和一份口诀,然后你 再试看看!」
 
  寒子风急道:「师父这……」然他话没说完,老者已将手置于他的头顶,于 是一道热流缓缓的传入寒子风的体内,寒子风只得闭目心无杂念的依老者的话行 功,这时,他突然感到体内的二股真气有些浮动,因此他加快催功,然老者却在 这时停了真气。」
 
  寒子风缓缓的睁开眼睛,突然间他看到老者虚弱的喘着气,急忙向前一扶道: 「师父您要紧不?」
 
  推开他的手,摇了摇头,老者道:「你先告诉我,情况如何?」
 
  寒子风道:「师父灌入真气时,我便依师父给我的口诀行功,起初那股真气 似乎开始推动,但……」他话没说完,老者突又问‥「那股真气是否有反吸的现 象?」
 
  寒子风虽不明老者的意图,但他答道:「没有。」
 
  老者听闻,忽然大笑的自言自语道:「哈哈哈,那就对了!可惜,太晚了。」 
  看他这般,寒子风不禁有点抓不着头绪,只见老者笑后忽然向他道:「风儿, 你一定很疑惑吧?我现在就来一一告诉你。」老者顿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以前的道: 「小风儿听好了,为师叫楚天靖,是一个嗜武如命之人,在十五年前为求武学之 道,抛家弃子,四处找人印证武学。」
 
  寒子风惊道:「没想到师父竟是十五年前打败武林各家好手,尔后在泰山圣 魔大战后消失的武痴楚天靖!」
 
  老者楚天靖点点头又道:「为师歴经了十二年,几乎踏平了全武林,以一身 玄功,打遍了各家好手,但却败给了一个名叫佛心的老和尚,于是为师向老和尚 求教时,老和尚交给了我一只玄铁匣,并说明这是武林绝学,武神秘谱。」 
  寒子风听到这不禁又惊道:「武神秘谱,老哥哥说的是百年前在七天之内连 败武林数位高手,更与武圣凤凌兰决战泰山之颠达百日之久,尔后皆同仙游的武 神龙天云所留下的武功秘笈?」
 
  楚天靖点点头他道:「武林中人都知道,自武神和武圣走后,曾留下一只玄 铁匣,而传说中武神秘谱便藏于“玄铁匣”内,而当年吾打开铁匣时,匣中正有 一把宝剑和一部奇功,只是吾对武功虽到成痴的地部,却对宝器不感性趣,因此 吾舍弃了剑,着手练起了那部叫天星吸的武功,然这却造成事后的遗憾。」 
  寒子风道:「师父,您是说武神秘谱并非是匣内的奇功?」
 
  楚天靖叹道:「是的,武神秘谱其实是藏在剑中的一块玉上,那才是真正的 武神秘谱,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事,但那时为时已晚,因为为师已将此剑转赠给 人,而那人也在一年后被不明人士给杀了,剑留落何方却不得而知。」
 
  说到这,楚天靖又叹了一声才道:「自从我舍剑练奇功以后,花费三年把奇 功练成,于是便下山寻武功高者试功,刚好那时让老夫遇上了泰山上的正邪对战。」 
  寒子风道:「师父说的可便是五年前的圣魔大战。」
 
  楚天靖含首说道:「当年圣魔大战为师到了泰山时,正好双方都已伤亡过半, 而十二人最后要以真力相拼时,老夫便出面阻止,并借着此武功接下了当时六正 六邪,十二名高手的内力。」
 
  楚天靖说到这,他忽然露出悔色道:「风儿,为师一生作风光明磊落,但却 因武成痴起了私心,其实,当时为师要接下他们的真力,并不是想劝阻,而是因 为老夫妄想以奇误功吸收他们十二个人的真力以达天人的境界,也许就是因此, 才种下祸根。」
 
  不等寒子风说话,楚天靖接着道:「武林十二大高手所凝的真气是何等强大, 虽然为师仗着奇功天星吸接下了那十二道真气,并将它锁于丹田待练化,然而为 师想不到的是,真气实在太强大,竟胜老夫自身内力百倍,这使得真气无法被练 化,而且受奇功影响,渐凝成一道亦阴亦阳之气,停留于老夫体内,不断的吸取 老夫自身的功力和精血。」
 
  楚天靖说到这,寒子风已知身上那股真气的由来,也知楚天靖为什么问他真 气会不会反蚀,但他谷不明白其中道理,于是他问道:「师父,为什么我体内的 真气不会反蚀呢?」
 
  楚天靖答道:「其实,在为你灌气输功时,经那道真气的帮助下,你寸断的 经脉已然续接,并且和那股真气化为同步且产生抵抗,今后那真气自然反蚀不了 你的功力和精血,这就是所为至死地而后生。」
 
  寒子风听到这,又向楚天靖跪道:「师父的大恩,徒儿无以回报,在这让徒 儿再行三拜。」话一完不等楚天靖反应,随即向楚天靖拜了三拜。
 
  楚天靖道:「风儿不必多礼,这只能说是缘份,而且这个道理,只是为师五 年所想,并不知是否成功,倘若不成,反而会害了你,再说那股真气虽不会伤你, 但也无法为你所用,这点为师也没办法。」
 
  楚天靖说到这,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只斑黄的玉指道:「风儿,师父身在此 地,而且功力将散,因此没什么好给你的,这只玉斑指,乃当年我行江湖时,凡 败于我武功之下,便要求他们许下一个承诺,你如果从这出去后,可寻这些人重 修武功!」
 
  寒子风听闻,脸上非但没有惊喜,并且惊问道:「师父,您说您的功力将散, 难道……」
 
  楚天靖道:「是的,自从我体内那股真气形成,便不断的蚕食我自身的功力 和精元,至今也有五年了,因此我除了功力只剩一成左右外,五腑六脏均已损害 再加上为你导功灌顶,吾已将散功而亡,这是我当初无法预料的事。」
 
  寒子风悲伤道:「原来是我害了师父!我真是一个罪人。」
 
  楚天靖即抚着他头道:「痴儿不必自责,就算吾不救你,再过一年后吾也将 被此真气吸尽精气而死,与其如此,吾还要感谢上苍把你带给吾,让吾在将死前 有此传人。」
 
  楚天靖说着说着,突然转为严肃道:「风儿,现在仔细听我说,刚刚我传你 的口诀,乃天星吸之口诀,此诀经我强行灌输,已在体内经脉中深深扎根,难以 去除,因此你自身不用运功,便会自动生生不息的在你体内循环,这点对你有好 处,但天星吸的武功,绝不可再传,以免危害他人!」
 
  寒子风道:「是,徒儿知晓了。」
 
  楚天靖再道:「好了,为师的事已然如此,莫要再伤心,男儿当自强,为师 不愿在看到你这般。」
 
  寒子风真楚天靖如此说,立即拭出眼泪,露出坚毅的脸色,楚天靖也辛慰的 看着寒子风,两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建立起有如父子一般的情宜,所为交心,亦是 如此。
 
  再说时间经过少时,寒子风起身将楚天靖扶至石床坐下,突然这时传来一阵 脚步声,接着一面墙开了小门,便被塞进一盘酸臭食物,待人离去后,寒子风问 道:「师父,这是哪里,师父为什么会被困于此?」
 
  楚天靖道:「为师也不知这是哪里,三年前为师正在运功抗蚀食,便遭人偷 袭,为师虽然奋力还击,但来人武功高强,最后还是不敌被擒,尔后醒来时便已 落入此地。」
 
  寒子风道:「哦?那师父可知敌人是谁?」
 
  楚天靖一叹便道:「当时敌人蒙着面无法知悉相貌,不过虽不知敌人是谁, 但却知敌人是为了武神秘谱而来。」说到这楚天靖便又道:「风儿,为师有两件 事要嘱咐你去办。」
 
  寒子风道:「师父请说,徒儿万死不辞。」
 
  楚天靖点点头道:「第一件事,有关武神秘谱,你出去后必定要将它寻着, 然后替为师送到将它送去庐山灵佛寺,给一个叫“佛心”的老和尚,记住,那是 一把漆黑如墨的剑,而剑柄中有一玉便是武神秘谱,你得到之后便把玉交给他即 可。」
 
  寒子风道:「弟子记住了。」
 
  楚天靖再道:「这第二件事……」他忽从脖子上解下一方玉佩道:「如果往 后在江湖上行走,有认识此方玉佩之人,即告诉他为师已死!」
 
  寒子风道:「师父这……」他话未完,楚天靖即说道:「好了,接下来该说 说你脱身的问题了。」
 
  寒子风本想问清楚天靖的身世,但楚天靖不愿多说,他也就没问,接下来楚 天靖便说出一连串的脱身计划,于是……
 
  昱日,寒子风跪在楚天靖的身侧,接着向他叩拜道:「师父,徒儿不孝未能 将您的仙体好好安葬,徒儿在这立誓,必将师父所交代之事办妥,并查出此间贼 人为何人后为您报仇,已告慰您老人家在天之灵。」说完后又拜了拜。
 
  他沉寞半响,心中一直回想着楚天靖临终的话:「风儿,不必悲伤,人总有 死的一天,记住,一入江湖事非多,你身怀斑玉指及武神秘谱的秘密,那武神秘 谱若是寻着,切勿让人知晓,而斑玉指示人之后,不要全信对方,江湖险恶,还 有往后若遇有机缘,方可练化两仪真气切记,万事莫强求。」
 
  寒子风愰神间,忽然一阵脚步声逼近将他惊醒,他闻声又向楚天靖的尸首拜 了拜,拭去眼泪,迅速的的为楚天靖盖上杂草,自已便退回原处,学起楚天靖的 声音大声叫道:「快快,快将这小子拉出去,他死了,老夫不要和死人一起。」 
  缓缓的开门,室内走进三个狱卒,他们看了楚天靖一眼后,其中两人便抬起 了寒子风,接着便将寒子风了出去。
 
  耳听着关门的声音,寒子风身体被抬着足足经过了半个时辰,这时,他听到 海潮声和海水味便猜想该是时候了。果然不稍多时,在狱卒的喊声中寒子风被荡 了二下,然后在第三下被甩了出去,接着,寒子风只感一阵刺痛和冷,突然间整 个人昏了过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1-26更新.